你那未懂事的孩子已經長大了

2019-07-02 18:48
白駒過隙之間,“五一”長假即將結束,明天就該啟程返校了,心中情不自禁的一些憂愁和諸多不樂意在我的腦海中油然而生,使我不得不靜下心來,思索良久再做明確的結論 其實,這...
白駒過隙之間,“五一”長假即將結束,明天就該啟程返校了,心中情不自禁的一些憂愁和諸多不樂意在我的腦海中油然而生,使我不得不靜下心來,思索良久再做明確的結論
  其實,這次放假對我而言并非單單是來度假期的,最主要是來向父母伸手要錢的。放假之前,學生科的老師突然叫我,我當時很迷惑:是不是我做錯了什么?正當我摸不著頭腦亂想時,老師對我說:“高國淑,你咋回事,一年級下期的學費怎么還沒交齊?”我急忙說:“學費?我交過了呀!”后來經老師的提醒我才清醒過來,原來真的沒有交。老師說:“下星期回家拿吧,不然學校會給處分的,最遲五一假期回來必須交。”在回宿舍的路上,我腦海中涌現的都是父母那一幕“面向黃土背朝天”的情景,我不知該怎樣向父母開口,如果說了,對家庭來說又是一個大大的開支,如果不說,想想老師的話,我有些害怕。可我實在不忍心向父母索要資金,我不敢面對父母那被生活折磨的臉。
  回家后的這幾天,我想來想去,總沒有勇氣對父母說。母親整日為生活忙碌,父親則為家庭付出了所有。父親是一位地地道道的農民,沒有什么手藝,但勤勞能干,哥嫂精心經營著一間牙科門診部,長期以來我們的生活一直很幸福。父親是一個閑不住的人,為了多掙些錢,他跟著建筑隊干活,這種活干起來很累,我們都勸父親不要干了,可父親心意已決,誰也攔不住。父親每天下工回家,全身都帶著泥巴,但他從未抱怨過,在家人面前顯得很輕松,吃飯時總是說:“近段的工資已經夠你一個月的生活費了。”每每說到這兒,我總是心頭一顫,一口飯菜塞在嘴里,再也咽不下去了,淚水直在眼眶里打轉,我實在支持不了了,就低頭說:“我去喝口水。”我跑到自己的房間,就再也忍不住了,淚水像斷了線的珍珠往下掉。父親,您知道嗎,您的話語深深地感化著女兒,為了家庭,為了生活,您一直都在奉獻著自己的力量,您的臉上滄桑了許多,眼角的魚尾紋又多了幾條,以前那烏黑的頭發又增添了幾根白發,您的脊背又駝了許多。自從我來到這所學校,學費和生活費花費了不少錢,于是您和母親更不注重自己外表的裝飾。每每想到這些,我的心就有被刺一般疼痛的感覺。
  猶豫再三,斟酌再三,最終,我還是鼓足勇氣向父母說明了學費的事,父母二話沒說,從里屋取出一疊百元鈔票塞到了我的手里,并囑咐我說:“到學校后,馬上交給老師,別丟了。”我拿著這些錢,心里一點兒也高興不起來,反而更增添了幾分沉重,因為這些不單單是錢,它是父母的血汗,是父母對我的希望啊!
  可憐天下父母心。父母對子女的那種“望子成龍”、“盼女成鳳”的迫切心情是每位家長都具備的,我的父母從來不對我施加壓力,總是用樸實的話語來教育我,向我講一些人生的真諦,講做人的道理。父親、母親,你們知道嗎,你們給子女的愛,子女永遠都不會忘記,不管我們身處何方,因為有了您的惦記和關愛,我們會生活得很好。女兒現在沒有什么輝煌的成就值得你們驕傲,在今后的道路上,女兒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讓你們因我而自豪。女兒目前還不能在物質方面來報答你們,但我相信總會有那一天的,我會竭盡全力,改變自己無知的頭腦,用知識來營養我貧瘠的大腦,讓自己也有一片天地。
  我是一個不爭氣的女兒,沒有什么才能,只能偶爾寫篇文章來表達自己對父母的感激之情。不管今后的道路多么坎坷曲折,我都要勇敢地前去迎接挑戰。我的父親、母親都是堅強的人,所以女兒也要力爭做一個堅強的人。請你們相信女兒吧,她是一個渴求上進、明白事理的孩子,她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CopyRight © 2019 www.ywctbook.com. 芒果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瓊ICP備13000301號-2

扑克圈app官网 -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