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淘沙·曹溪驛折桃花一枝數日零落裹花片投之涪

2020-09-04 01:07
水軟櫓聲柔,草綠芳洲,碧桃幾樹隱紅樓。 者是春山魂一片,招入孤舟。 鄉夢不曾休,惹甚閑愁? 忠州過了又涪州。 擲與巴江流到海,切莫回頭。 左輔(1751—1833)字仲甫,一字蘅友...

水軟櫓聲柔,草綠芳洲,碧桃幾樹隱紅樓。

者是春山魂一片,招入孤舟。

鄉夢不曾休,惹甚閑愁?

忠州過了又涪州。

擲與巴江流到海,切莫回頭。

左輔(1751—1833)字仲甫,一字蘅友,號杏莊,江蘇陽湖人。乾隆進士。以知縣官安徽,治行素著,能得民心。嘉慶間,官至湖南巡撫。輔工詩詞古文,著有《念菀齋詩、詞、古文、書牘》五種,傳于世。

①曹溪驛:與下文忠州、涪州均在四川。

②者是:這是。春山魂:指桃花。

③忠州:今四川忠縣。涪州:今四川涪陵。

④巴江:指長江川東一段。

①曹溪驛:與下文忠州、涪州均在四川。

②者是:這是。春山魂:指桃花。

③忠州:今四川忠縣。涪州:今四川涪陵。

④巴江:指長江川東一段。

瀟灑有余致。詞人似乎想說明,對于美好的事物,只要留有回憶,就已足夠。然而文學作品畢竟不是說理文,此詞動人之處并不在這種曠達的心情,而是詞人所用的藝術手段。經過作者的渲染,這枝隨手折得的桃花,仿佛是有了靈魂,也就擁有了新的所指。

CopyRight © 2019 www.ywctbook.com. 芒果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瓊ICP備13000301號-2

扑克圈app官网 -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