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發織成的毛衣

2019-11-30 15:57
李菲和曾誠走在了一起,他們是在一次旅行中認識的,兩個人都是以單獨的旅行,在漂流中,每一艘船一定要坐兩個人。你是這兩個單獨的人就被坐在了一起,這是因為這一次的緣分,...

  李菲和曾誠走在了一起,他們是在一次旅行中認識的,兩個人都是以單獨的旅行,在漂流中,每一艘船一定要坐兩個人。你是這兩個單獨的人就被坐在了一起,這是因為這一次的緣分,把兩個人深深的結合在了一起。

  李菲家里比較有錢,是一個標準的富二代,曾誠就是一個普通的打工仔,家里沒有什么錢,到時候他覺得有一些自卑,認為自己配不上李菲。但是,李菲并不嫌棄他,還是對他非常的好,兩個人在一起非常的甜蜜。曾誠沒有想到李菲,這樣的愛自己,他也加倍的對李菲好。

  兩個人是別人眼中的模范情侶,很多人都羨慕他們,有個人如膠似漆。李菲經常買一些禮物李菲經常買一些禮物送給曾誠,剛開始的時候,曾誠真不想接受這些禮物,因為他認為用自己女友的錢很沒面子,他有著強烈的自尊心,特別是在這種情況下,他的自尊心被無限的放大。

  李菲是一個溫柔善良的姑娘,她也理解曾誠,不管是哪個人在這樣的情況下,都會更加的保護自己脆弱的自尊心,她人忍讓著曾誠,每次總是告訴他只是普通的禮物,曾誠才愿意接受,并且他也經常拿出錢來給李菲買喜歡的禮物。兩個人很小心的維持著各自的感情,他們希望能夠永遠的在一起,能夠在一起白頭偕老永不分離。

  這樣的愛情神話,也許真的只會在電影里面上演,在現實的生活中,他們承受著各種各樣的壓力。巨大的壓力就是來自李菲的父母。他們一直當自己的女兒是掌上明珠,希望女兒以后找一個好人家,可是沒有想到卻找了這樣一個人,他們覺得這個人配不上自己的女兒,于是強烈反對他們在一起。

  李菲這是在自己父母強烈的壓力之下,也跟曾誠在一起沒有想過要分手,他們還是每天形影不離。李菲感覺自己的眼光不錯,真的沒有選錯人,曾誠這一輩子都會疼愛自己不會離開自己。但是她忘記了一件事情就是人是在改變中的,她沒有想到時間會消息去新的方向發展,讓他知道這件事情的時候已經太晚了,她已經沒有能力再挽回。

  李菲的父母因為投資失敗,家道中落差點破產,辛辛苦苦賺的錢所剩無幾,他們非常的傷心痛苦,那一段時間,李菲看見自己的父母逐漸消瘦,她非常的心痛,她因為幫不上父母的忙所以很自責。

  更加戲劇性的是,曾誠這個時候因為買彩票中了頭等獎,一下子就變成了千萬富翁,他的錢足夠可以抵消李菲父母欠下的外債,但是他猶豫了。他知道李菲,對自己非常的好,給我自己很多的幫助,你知道李菲給自己買的那些禮物其實價值不菲,但她為了自己的自尊心卻騙自己說是便宜貨。但是這錢畢竟是自己的,自己沒有責任和義務要給他的父母用,就說是借給他的父母東山再起,他也是不愿意的。

  他記得以前,李菲的父母經常拿臉色給他看對他并不好,他心里的怨氣難平,你還是決定不給他父母任何的幫助,也不把這些事情告訴李菲。但是這個世界上沒有不透風的墻,很快,李菲就知道他中了頭獎,李菲懇求他拿一部分錢出來幫助自己的父母,并且承諾一定會還給他,但是他卻不為所動堅持不肯借給李菲的父母。

  李菲非常的失望,他沒有想到曾誠,居然是這樣的人,有錢以后就翻臉不認人。李菲在痛苦和絕望之中離開了,曾誠有錢以后,身邊漂亮的女人就多了起來,他現在已經不在乎李菲,因為自己的身邊比他有錢比他長得漂亮的女人多的是,這就可以在這些女人當中隨便挑一個,你要可以做自己的女朋友,自己現在有錢,不管做什么都可以。

  不久以后,曾誠就聽到了李菲被車撞死的消息。在他的心里還是非常喜歡李菲,這是因為她家道中落,而自己變成了有錢人,所以才跟她分手的。知道她已經死了以后,曾誠還是非常傷心的,他想如果這個女人還活在世界上的話自己一定會讓他坐牢而來,并且給她一部分錢讓她的父母東山再起。畢竟現在的錢對他來說根本就不值什么,這些投資都非常的成功這些錢為他賺了不少的錢,他現在已經是一個徹徹底底的上流人士。

  李菲想著以后只為他帶來了一段時間的傷心,很快他又覺得生活是頹廢都沒好的了,這就可以每天跟這些美女在一起,讓他覺得生活特與您有滋有味了。

  有一天他回到家里的時候,發現自己的面前有一個包裹他打開一看,里面是一件毛衣,也許是哪個暗戀自己的人,悄悄給自己知道,不好意思送給自己只好用這種方式。這件毛衣是黑色的摸上去非常的柔軟就像是有什么絲織成的一樣,摸上去太舒服了,讓他想起了自己以前摸著李菲的頭發時候的感覺。

  他將衣服拿了進去,洗完澡以后就迫不及待的穿了起來,這件衣服的大小剛剛好穿在自己的身上特別的舒服,感就像是有一雙柔嫩的小手在撫摸著自己。他很久沒有這種感覺了,他閉上眼睛享受著。

  等他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眼前的一幕差點把他給嚇死,只見他的衣服長出一個頭來,這個頭就懸掛在自己的衣服上面,就好像是這顆頭的頭發纏繞著自己,將自己整個身體包裹在里面。

  曾誠驚恐的大叫一聲,想把纏繞在自己身上的頭發給撥了下來,但是不管他怎么的努力,這些頭發就像是生長在自己身上的一樣,怎么也拔不下來,而且沒拔一點下來自己的身體都會感受到劇烈的疼痛。他驚恐地發現這些頭發已經鉆進自己的身體,扎進了自己的五臟六腑,這個頭發像一根根鋼絲一樣,糟踐自己的身體里面騎著自己的養分,自己感覺就像是一個,養頭發的肥料。這些頭發像一個個孩子一樣在吸食著他的身體,他感覺自己的身體發了劇烈的疼痛整個人迅速的消瘦干癟,直到最后變成了一具干尸。

  他感覺自己的靈魂已經逃離了身體,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舒適感,他卻對自己已經死了。他看見這樣的一件衣服慢慢的變成了一個人,這個人就是李菲。

CopyRight © 2019 www.ywctbook.com. 芒果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瓊ICP備13000301號-2

扑克圈app官网 -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