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的故事之外賣

2020-08-16 06:08
朋友入住的第四天,我們沒有出去買什么吃的,確切的說我們已經有好幾天都沒有出去買吃的了大多數都是在叫外賣,今天也不例外,在晚上九點左右的時候叫了兩份外賣。 “看來外賣...

  朋友入住的第四天,我們沒有出去買什么吃的,確切的說我們已經有好幾天都沒有出去買吃的了大多數都是在叫外賣,今天也不例外,在晚上九點左右的時候叫了兩份外賣。

  “看來外賣還要等上好一陣子,要不先給你講一個關于外賣的事吧。”朋友的臉上又浮起了幾分詭異的色彩,這讓我有種不好的預感。但好奇心還是驅使著我向他那邊坐了過去。

  (以下從朋友的角度來敘述)

  那是在上高中時候發生的事了,高中的管教都是封閉式的,不到周末學校里根本不讓出去,重點的是學校里的伙食還很爛,爛到難以下咽的地步,我們都懷疑這廚師以前是不是養豬的,學校的小賣部幾乎一到飯點都是擠滿了人,過來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是來買泡面吃的。

  回想起那段時間,真的是被泡面都快吃吐了,即使是這樣我們也不想去吃食堂的菜,這你應該不難想象這是有多難吃吧(朋友對著我看了看,我也會意的點了點頭)。

  后來我們就慢慢的衍生出了叫外賣,起初也是隨便提提的,但沒想到還真有人這么做了,因為叫外賣是不允許的,學校的借口就是不允許我們和外界有接觸,在我們看來只不過想從我們這邊得到更多的利潤罷了。

  當然外賣是偷偷進行的,大多數都是統一在操場上的一個小樹叢后面,也不知道什么時候那樹叢的后面有了一個洞,只要身材稍微瘦小一點的人都是可以鉆出去,自然把外賣遞進來不成問題。

  剛開始還好,只是偶爾有幾個學生會叫外賣,可沒過多久,事情越發的嚴重,幾乎所有的學生到點了之后都會在那里排隊等外賣,學校只好執行了強力的手段,讓保安在那里等著,只要發現有人去拿外賣就會被抓起來暴打一頓然后東西還會被那殘忍的保安收走,雖然很慘,但還是會有人忍不住偷偷的去買。

  最后學校做的絕了,干脆直接把那個洞口用水泥封了上,但事實上并沒有過幾天,洞口又破開了,學校一次次的把洞口封上,卻都是沒過兩天就又破開了,院方覺得事情很奇怪,就叫保安開始二十四小時的監視。

  結果蹲守到了一個高二的男生,叫王希,當然這事情在學校里鬧的也是挺大的,保安是把那男生抓起來暴打了,而且還關禁閉,最后那學生在禁閉室里自殺了,但院方把事情壓了下去,給那死去孩子的父母遞了一些錢,隨便弄了一些借口就糊弄了過去。

  其實學校里大部分的人都知道這事,只不過沒有人敢提,因為要是誰敢一不小心說漏了嘴,搞不好就要給學校里的保安整個半死,自然沒有人敢多嘴了,不過那名害人的保安后來莫名其妙的就失蹤了,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但事情卻并沒有這樣就不了了之了,記得那天同樣是晚上九點,我叫了一份外賣,那時候正好是晚自習剛下課,晚上保安們一般也都不會來操場,我就偷偷的一個人往操場鉆去,操場上多數都是情侶因為這里足夠的黑,我就隨意的找了個角落坐了下來,等待著外賣來的電話。

  大約在九點半的時候電話響了,我左顧右盼,裝作一副閑逛的樣子,在靠近樹叢的時候,快速的將手伸過,將錢一遞,外賣拿過手直接往外套里揣著,整個交易的過程也不過就短短的幾秒,自認為很完美。

  正打算往回走著,轉頭就碰到了一個同學,他帶著個帽子,完全看不清他的面貌,全身用校服裹得嚴嚴實實的,面對著我伸出了一只手:“可以給我一點吃的嗎?”

  “我就叫了一份啊。”我沒有拿出外賣,而是低聲的跟他說道。他搖了搖頭,似乎不相信我說的,我只好把外賣拿了出來,我當時就看傻眼了,我明明只叫了一份外賣,結果卻有兩份東西。

  他很自覺的從我手里拿走了一份,慢慢的朝遠處走去,直到身影消失在黑暗中我才反應過來,一路上我都感覺很奇怪,我想不懂為什么會有兩份,而且我只給了一份的錢。回去說過寢室里的人聽,他們也只當做是我講的一個故事,沒有在意,時間長了我也就不把當回事了。

  大約過了半個月學校里發生了一件詭異的事,大家都互相傳言,操場上的廁所中時常會聽到有學生在哭,一開始我也是沒有太在意,因為我經常在操場上運動,有時候想上廁所了也都是去那里解決的,從來就沒遇到過這樣的事。

  直到有一天,我清楚的記得那是一個星期二的下午,正在上體育課的時候,我突然尿急的往廁所跑,剛從門口進來,就聽到了有人抽泣的聲音,不過很輕,我很急也就沒有當回事。在方便完之后,我也是放松了不少,聽著那聲音總感覺很近,卻又不知道在哪里。學校里通用的是蹲式的便池,而且是沒有帶門的,走過去看都是一目了然的,這里并沒有人,我本能的認為可能是女生那邊傳來的吧,畢竟我們男女廁所是相通的,只不過是隔了一面墻,墻的上方還留有半只手長的空隙。

  我走了出來,在洗手臺洗了把手,隨后用水撲了下臉,猛的一抬頭,就發現身后站著個人,而且他還在哭,同樣的是,他也帶著一頂帽子。臉色很白,應該說是慘白,沒有一絲的血色。

  我從鏡中仔細的看了看他,發覺他不就是那個自殺的學生王希嗎?因為在學校的窗欄展示中有他的照片,我想了想肯定不會錯了,然后快速的轉過了頭,結果什么也沒有,我的腿馬上不聽使喚了,拼了命的往外走,在往外跑的路上我的腦袋里還在想著,簡直不敢相信自己大白天的居然撞鬼了。

  不過這些事,說出來一點意義也沒有,見過的人都知道,沒見過的人全都當是一個笑話在聽。接下來的事情越發的詭異,經常會有人看到晚自習下課后,會有一個戴帽子的學生在教學樓里晃悠,或者是在大白天的看到一個帶帽子的學生站在宿舍的屋頂上,所有許多種種的奇怪的事件很多。

  我相信都是那個叫王希的學生,畢竟我是親眼見過的。但他似乎并沒有什么惡意,見過他的同學也都沒發生過什么事,久而久之大家也都習慣了,只是學校里莫名的多出了一個神出鬼沒的人。

  “就這樣結束了嗎?”我看了看唐哲,從他的面容中我就感覺到事情并沒有那么簡單,朋友搖了搖頭,道:“當然還有后事。”

  那是我再一次叫外賣的時候發現的,同樣的時間也是在晚自習過后,因為跟那個送外賣的人養成了習慣,只要他一打電話,鈴聲一響,我不用去接,直接去洞口拿外賣就可以了,當然他也會在響鈴一陣后掛掉。

  當天晚上也是那樣,當我突然對送外賣的那個人很好奇,因為畢竟我從來都沒見過這個人,號碼也是從別人那里知道的。

  外賣從洞口處被扔了進來,我跟平常一樣把錢往洞外一丟,然后快速的趴下身體一看,這是一個巷子我并沒有看到什么,就連一個人影也沒有,有可能是送外賣的人走的快了我沒看到也說不定。

  我就這樣回去了,當天點的餐也是很奇怪,我是回來后才知道的,那天同寢室的叫我一起幫他帶一份外賣回來,可我并不知道他點了什么,就在我把外賣拿回寢室的時候,他的臉色突然變了。

  “你真的把東西買回來了?”我看到室友不可思議的眼神,讓我感覺我手里拿的外賣有點詭異。

  “你到底叫了什么東西?”我質問他,同時也將外賣遞給了他。他小心的接過了手,放在床上,寢室里其他所有的人都圍著他的床坐了過去,外賣被拆開了,也是裝在一個普通的塑料泡沫盒里,里面滿滿一盒,都是那大大小小的眼珠。

  看著這樣的情形,我們當然是被嚇楞了,時間就瞬間被凍結了一樣,那一份外賣自然也沒有吃,那一晚我們都沒有睡,室友的嘴里是不停的念叨著真的會有這樣的菜之類的話。

  在第二天拿外賣的時候我特意的留意了一下,就在遞錢的一瞬間把頭低了下去,可奇怪的是手里的錢沒了,卻還是沒有看到人,而且眼前多出了一張紙錢,我一眼就認了出來,那張破了一個角的五元是室友遞給我的,那送外賣的人難道是沒有收嗎?這我感覺很奇怪,結果回去的時候就出事了,室友在午覺醒來之后,眼睛莫名其妙的沒有了,就像從來沒有過一樣,平平的沒有一點血跡。故事講完了,朋友深吸了一口氣,慢慢的點了支煙。

  我還是有點不理解:“那洞口的外面到底是什么呢?”

  朋友搖了搖頭:“我不知道。”隨后他的口中又吐出一片煙霧繼續說道:“但我明白這是一場交易。”

  “交易?”我心里想著,在琢磨了一下之后,豁然開朗道:“這的確是一場交易,想要得到自己想要的就必定要失去一些才行,而有時候失去的并不僅僅是金錢而已。”

  “是啊,要不然那名保安為什么會莫名其妙的失蹤,那天晚上我的手里又怎么會多出那戴帽子男孩的那份外賣呢,還有那用錢買不到的眼珠。”朋友感嘆道。

  當然,洞口外面的是什么,誰也不知道。門鈴響了,我們的外賣也到了。

  作者寄語:這一篇的結局看起來或許會有一點費腦~ 大家可以發表一下自己的看法哦

CopyRight © 2019 www.ywctbook.com. 芒果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瓊ICP備13000301號-2

扑克圈app官网 -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