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人之死

2020-08-20 03:35
惡人的心里多少總是會產生一些無名的恐懼,因為他們會怕被抓到,被人嗤之以鼻。長此以往,另一個自己便漸漸滋生,或許有一天,另一個自己會把原來的他吞噬。 玉清不算是個大奸...

  惡人的心里多少總是會產生一些無名的恐懼,因為他們會怕被抓到,被人嗤之以鼻。長此以往,另一個自己便漸漸滋生,或許有一天,另一個自己會把原來的他吞噬。

  玉清不算是個大奸大惡的人,但也好不到哪兒去。為了爬到更高的位置,她用盡了各種手段,甚至故意偷拍別人,出賣自己的朋友。公司里知道這些事的人不多,但大部分人都不喜歡這樣的她。玉清卻覺得沒所謂,依舊我行我素。但她心里畢竟會生出一絲恐懼,因為這些事如果被人故意揭發的話,她就會從高處跌落谷底,甚至被所有人唾棄。

  這種恐懼不安的心情已經持續了很多年,也似乎倒了該爆發的時候。最近,玉清總覺得往事涌上心頭,腦子里常會出現以前所做的事情,而且大部分都是自己獲得名利所做的壞事。這些過去拉扯著她,讓她睡得很不安穩,總是做夢。

  這天晚上,她又陷入深深的噩夢中。夢中的自己,不光看到自己所做的卑劣之事,而且每個對象,竟都是同一個身穿黑衣的女生。女生除了眼睛以外,其他地方都被黑布包起來,她不知道這個女生到底是誰。但女生那熟悉的眼神、身材,居然和自己出奇的一樣,讓她有種錯覺,以為那個人就是她自己。這個女生每時每刻都出現在夢境中,而每當兩人相遇的時候,玉清就會有強強烈的負罪感,好像置身在地獄般,時而全身刺痛,時而全身寒冷,又時而如火燒般難受。終于,無法忍受這些痛苦的她大叫一聲,從夢中尖叫著醒來,汗水把大半個床單都浸濕了。玉清呆坐在床上大口喘著粗氣,過了許久才回過神來,下床到廁所洗了個臉。

  也不知道是自己太過緊張的幻覺,還是真有其事。她總覺得身后有人一會兒站著,一會兒走來走去,但眼神都是死死的盯著她。如此真實的感覺,鏡子里卻什么人都沒有。玉清閉上眼睛,皺著眉頭,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后急速跑到房間里將門關得死死的,還用椅子頂住門。做完這一切后,她又手忙腳亂的跑到床上用被子蓋住自己,瑟瑟的發抖。

  本以為這樣應該就沒事了,但她卻聽到了大力急速的敲門聲。敲門聲很是熟悉,是一個被她害得離開公司的同事特有的敲門方式。記得在公司的時候,大家都對她的敲門方式很是不解,覺得她很特別。當時玉清還覺得她是在炫耀自己的獨特。但現在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玉清很害怕,怕那個人會突然從外面撞門進來。

  敲門聲依舊持續,而且聲音有點奇怪,本來敲門聲是從外面傳進來的,現在卻覺得好像有人在里面大力的敲門,聲音比之前更大更清晰。瑟瑟發抖的玉清很想知道聲音為什么會變得那么奇怪,顫抖著將被子慢慢拉下一點,只露出小半個眼睛,驚恐的看著門,這一看她就被嚇暈了。因為她看到,那個夢中出現的人,有半個身體從門邊的墻上伸出來,手不斷的敲打著門。雖然看不清那個人的表情,但能感覺到這個人在笑,拼命的笑。原本安靜的房間,漸漸布滿了離奇的笑聲。笑了一會兒,其中一個眼睛突兀的從眼眶里掉出來,還連著血絲懸掛在半空。

  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早上了,玉清醒來的時候發現房間并沒有任何變化,和之前一模一樣。她也不知道昨天那是現實還是夢境,但當看到門口被椅子頂住的時候,就知道一切都是真實發生的。玉清害怕的環抱著自己呆坐在床上,眼神迷茫,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

  也不知道坐了多久,電話聲突然響起,接起來后她才想起今天和朋友有約。她急急忙忙的梳洗好就出門,但走在路上,搭車的時候,身邊的人都怪怪的,總像在躲避她,仿佛她旁邊還有多一個人。玉清覺得毛毛的,心里忐忑不安,總覺得身邊圍繞著一股冷冷的氣。

  來到和朋友約定的地點,朋友一臉的不開心。玉清以為是自己遲到了她才不開心。但朋友卻一臉埋怨的說:“不是我們兩個人去玩嗎,怎么你背后還有一個人,還把臉都遮起來,全身黑黑的,不怕嚇死人啊。”玉清一臉驚訝的看著她,完全不知道她在說什么,往后面不停的看,就是看不到她說的那個人。兩人都覺得很不對勁,不敢多想就離開了。

  按理來說,兩人走個10分鐘就可以去到喝下午茶的地方,可走了十幾分鐘后,兩人都覺得景色很是奇怪。朋友覺得很陌生,但玉清卻覺得很熟悉。這個地方,恰好就是她曾經當眾羞辱一個女同事的地方,當時女同事怨恨的眼睛依舊歷歷在目。想到這,玉清就突然不自主的往前走,來到那個女同事被羞辱的地方。她意識很清楚,但就是不能控制自己的行動。在原地站了一會兒,她就覺得有人一直在旁邊罵她,內容剛好就是當時她罵那個女同事的話。但當時在場的只有她和那個女同事,旁邊也沒有可以藏人的地方,而朋友又站在遠遠的地方愣愣的看著她,玉清完全不知道這個從哪兒來。但是那清楚的記憶,讓她方寸大亂,害怕的如同當時那個女同事一樣抱著頭蹲下,全身發抖,漸漸的失去了意識。

  朋友看到玉清的行為很是奇怪,連忙走過去要問她怎么了。還沒靠近,玉清就呆呆的站起來,往旁邊的河邊走去,一邊走一邊不自覺的打自己巴掌,臉很快就腫起來。朋友很是擔心她,連忙跑過去要拉住,但卻覺得身邊好像有個人很大力的拉住她,怎么也不能往前再多移一步。玉清繼續往河里走,朋友看到旁邊那個全身黑色的人包著臉的布呼的被風吹走,而那個人的樣子,竟然就是玉清自己。朋友嚇得快不能呼吸了,瞪著大大的眼睛難以置信的看著另一個玉清。那個玉清轉過頭來看了她一眼,用溫暖的笑容看了她一眼,朋友就瞬間昏了過去。

  等到她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在醫院里了,這時才知道玉清已經在河里淹死了。警察都問她發生了什么事,但她都不知道該怎么說,只能支支吾吾的說自己不知道什么時候昏倒了。更可怕的是,此時玉清站在門口,微笑的看著她,但能看到玉清的只有她一個人。也不知道,這個玉清是她本人還是另一個玉清。

  出院后,朋友去墓地看玉清。而當她放下鮮花的時候,看到玉清正站在自己的墓前,對她招招手,不知道要表達什么意思…

CopyRight © 2019 www.ywctbook.com. 芒果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瓊ICP備13000301號-2

扑克圈app官网 -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