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得見鬼的眼睛

2020-09-04 02:30
明月是個盲人,從來就不敢奢望自己能有重新回復光明的那一天。但最近媽媽突然告訴自己,有人會捐贈自己眼角膜給自己。原來那個人在生前就簽署了器官捐贈書,所以她才能獲得這...

  明月是個盲人,從來就不敢奢望自己能有重新回復光明的那一天。但最近媽媽突然告訴自己,有人會捐贈自己眼角膜給自己。原來那個人在生前就簽署了器官捐贈書,所以她才能獲得這樣的機會。

  明月很是開心,想到自己可以重新恢復視力,她就覺得很興奮。手術安排在2個星期后進行,明月每天都幻想著未來的生活會是怎樣的。

  可從手術前的1個星期,明月每天晚上都會夢到一個男孩,勸自己不要接受那個眼角膜。明月不明白為什么他要這樣勸自己,總希望他能告訴自己更多信息。不過夢中那個男孩只是不停重復同一句話,就是不肯說明原因,這讓明月很是郁悶。明月也將事情告訴了媽媽,可媽媽只當她是興奮過度才會做這樣的夢。不是說夢都是相反的嘛,所以媽媽毫不在意,反而覺得她接受了捐贈后生活一定會比以前更好。

  時間很快就來到了手術的前一天,明月不停的和媽媽說著自己未來的打算,直到凌晨才上床睡覺。因為真的很累了,所以很快就睡著了。睡夢中,那個男生又出現了。這次他的身影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清晰,神情也更加焦急。明月只有在夢中才能看得見東西,所以她很珍惜和男生相處的時間。

  “別接受那個眼角膜,你會看到很多你不想看到的東西,會把你嚇壞的。”明月沒想到這次他居然能說其他的話,不過這些話卻讓她一頭霧水,不明白他為什么會這么說。

  “不想看到的東西是什么啊?”從失明開始,明月就慢慢變成了好奇寶寶,整天問這問那的。可男生搖搖頭,什么不肯再多說一句。但不管怎么說,明月還是接受了手術,并重新看到了光明。每天,明月都沉浸在恢復視力的快樂中,但不知是自己想多了還是真的有那樣的感覺,她總覺得身邊好像多了很多“人”。那些“人”有的是灰色的,有的是身體殘缺不全的,也有的頭是人的樣子,可身體卻是動物的。她不明白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卻又不敢和別人說,怕把別人嚇到了。

  終于在重見光明的2個星期后,明月在現實生活中見到了那個夢中出現的男生。只是她發現,男生和那些自己看到的“人”一樣是灰色的。她疑惑不解的看著他,連忙問他發生了什么事,為什么會這樣。男生嘆了口氣,無奈的說:“你是不是太遲鈍了,移植了我的眼角膜那么久,現在還沒發現有什么不妥嗎?”

  明月眨了眨眼睛,搖了搖頭:“原來眼角膜是你的啊,那就是說…你已經死了?”最后那句話,明月幾乎是驚叫出來的。男生對于她遲鈍的表現很是無奈,覺得自己的眼角膜捐給這么一個女生很是暴殄天物。

  “你不會到現在還不明白你為什么會看到那么多奇怪的東西吧?大姐,難道你沒有聽說過陰陽眼這個東西嗎?”男生的話點醒了明月,她才知道知道自己到底處在一種什么狀況。不過這下,她就開始不自覺的往后退,恨不得離男生遠遠的。直到現在她才意識到,自己看到的都不是人。

  男生瞬間出現在她的背后,擋住了她的去路:“你再這樣下去,小心因為老是能見鬼然后被鬼抓走了。”明月嚇得立正站好,求饒般的看著他,以為他要把自己滅掉。男生卻拉著她快速的往前飄去,不知道要把她帶到哪里。明月用手捂住眼睛,難以正視這超快的速度。風聲呼嘯而過,讓明月的心更加緊張了。

  過了好久,兩人才停下來,站在一片空地上。明月睜開眼睛看到眼前的景象,第一反應就是拔腿逃跑,卻被男生死死拉住:“擁有了我的陰陽眼,你就必須要克服見鬼的恐懼心。”明月有種想死的心,心有不甘的轉過身,可眼睛卻緊緊閉著,不敢睜開。男生看不下去了,硬是掰開了她的眼睛。

  展現在明月眼前的,是一個個血肉模糊,缺胳膊少腿的鬼魂,每個都用悲傷痛苦的表情看著她,好像在等待她的救贖。它們發出凄厲的悲鳴聲,不斷的爬向明月。血順著它們的傷口不停用處,很快就蔓延到明月的腳下。濃濃的腥臭味圍繞在她身旁,讓明月很是痛苦。她開始后悔接受這個男生的眼角膜了。

  男生看出了她的心思,突然彎腰看著她:“是你自己活該,我勸了你那么多次你還是要接受這個手術,現在要承擔這個后果是理所當然的。”說話間,鬼魂們已經越來越接近明月了,可明月因為驚嚇過度,只知道傻傻的站在原地,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你除了傻站外難道就不會想其他辦法應對嗎?”男生快被她氣死了,看了那些鬼魂一眼,鬼魂就聽命的消失了。明月難以置信的看著他,又看了看已經空無一人的地方,有點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明月不停的揉著已眼睛,總覺得自己看錯了。男生卻一臉不以為然的說:“我天生就有陰陽眼,早就和鬼魂打交道了。只是沒想到我的命這么短,更后悔自己簽了器官捐贈書,讓你得到了陰陽眼。”

  “你是怕我被嚇壞吧,那你為什么在夢中不告訴我原因啊?”明月有些生氣,這個家伙如果早把事情說清楚,或許自己就不用像現在這樣活受罪了。

  “當時我的能力還不夠,怎么告訴你啊。”明月接受到他鄙視的目光,不好意思的低下頭。在男生的威逼利誘下,明月開始每天都要接受他嚴苛的訓練,到處見鬼,和鬼溝通。每次回到家,明月都有種虛脫的感覺,恨不得自己能立刻擺脫這種殘酷的日子。

  但時間久了,所有的努力都還是有效果的,明月終于克服了對滾混的恐懼感,還能和他們交流,為他們撫平心中的怨氣和傷口。

  這天,男生最后一次出現在明月身邊,和她道別。明月對于他是突然離開很不解,但更多的是不舍。

  “我本來就應該去投胎的,只是怕我的陰陽眼會把你嚇成另一個孤魂野鬼才留在這里的。心中你自己都能搞定了,我當然要離開了啊。”明月雖然能理解他,可心里一時還無法接受。但她還是留不住他,男生漸漸消失在她的面前,就好像從來沒出現過。

CopyRight © 2019 www.ywctbook.com. 芒果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瓊ICP備13000301號-2

扑克圈app官网 -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