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貍鬼故事之名字

2020-09-04 04:30
1,牌子 危險禁止入內! ——牌子靜靜地矗立在那里,給這個本來就陰森恐怖的小樹林更是增添了一抹詭異的氣息。并且讓吳淑君開始躊躇不前,作為這所學校的學霸兼校花,為了保持在...

  1,牌子

  危險禁止入內!

  ——牌子靜靜地矗立在那里,給這個本來就陰森恐怖的小樹林更是增添了一抹詭異的氣息。并且讓吳淑君開始躊躇不前,作為這所學校的學霸兼校花,為了保持在眾吊絲心中的魅力以及自己的“女神范兒”,她不得不每天都泡在圖書館,并且一呆就是一天。為了自身的安全她每天都保持九點之前回寢室,可是今天那道題實在太難了,圖書館大媽都已經準備抓起掃帚趕人的時候她才怏怏的走出來。手表上的時間顯示現在的時間是十一點半,應該是算深夜了吧!為了快點回寢室她不得不走這一條比較近的路,穿過小樹林。平常她都是從那邊的大路走的。可是小樹林居然被一圈圈鐵絲網包圍了,那道“圍墻”還不低,至少比她高就是了,密密麻麻的穿插著。小樹林后面是一堵墻,墻上一道大門深深的鑲嵌著,并且常年不鎖,這也是吳淑君選擇這條路的原因之一。

  看著那個牌子吳淑君哭笑不得,這就好比有些公園里矗立的“熊出沒有危險”一樣具有威懾力但是沒什么作用,一個道理。

  2,傳聞

  最后懷著深深的無奈吳淑君只能進去,如果繞路有的路程至少是穿越小樹林的五倍甚至更多。

  進了小樹林走到一半的時候吳淑君有些后悔了,這個樹林實在是太過于恐怖,那些樹木張牙舞爪的對著她咆哮,她想回頭卻發現自己已經走了一半,這時候再回去很明顯是個很不明智的選擇,只能硬著頭皮走下去!一些古怪的想法突兀的闖入吳淑君的腦海,那是在圖書館的時候,她剛看完一本書在換書的時候聽到的:

  ——哎?你知不知道,最近警察發現了一具尸體。

  ——不會吧?這么邪乎?在哪里發現的?這應該是第二起命案了吧。

  ——我聽說和第一起一樣,是在我們學校的小樹林里發現的,尸體被切斷了十根指頭,臉都被刀劃得看不出那是一個女人了!死的是誰以及兇手是誰到現在都還沒有定論呢!三月二十號死的,到今天都過去好久了!

  ——是不是啊,我怎么聽說兇手是穿著白色的衣服……

  然后吳淑君又一次沉入知識的海洋了,后面的一句都沒聽進去。但是她知道,自己現在就在那個可能發生命案的小樹林,兇手可能就在某一棵樹后面看著她。隨時沖出來給她致命一擊!想著吳淑君跑的更快了。同時也在埋怨那些該死的記憶怎么沒在進來之前就提醒這里!

  3,女人,你叫什么名字

  吳淑君跑的時候兩邊的樹木也都紛紛開始對著她咆哮,只是她面前十幾米外的一顆大槐樹葉子有些不正常的擺動。吳淑君猛的挺住腳步,緊緊盯著那棵樹,手心都攥出了汗水。那棵樹的后面有一個白色的影子!是兇手!吳淑君癱軟下去,閉上眼睛等待著兇手過來,讓她以最痛苦的方式離開這個世界……

  “?”想象中的痛苦沒有到來,她睜開眼,一個女人正在從樹上蹩手蹩腳的下來,那樣子十分狼狽。吳淑君站起來過去幫那個女人下來,然后拍拍身上的土。那個白衣女子似乎驚魂未定,左顧右盼好一陣子,然后拉著吳淑君就向女生寢室樓跑去。路上她氣喘吁吁的告訴吳淑君,那個兇手正在追殺她,她不得已才爬上了樹躲過一劫,現在需要趕緊跑。吳淑君問她兇手是什么樣子的時候那個女人爆發出一陣驚恐的喘息:“他,呼呼,他穿著深灰色的風衣,手里提著,呼呼,一把電鋸!前兩個女人就是他殺害的,手段,呼呼,簡直令人發指!”

  “電……電鋸?”吳淑君害怕了,這種描述簡直比任何島國的恐怖片都讓她感到戰栗。她只能催促著自己趕緊跑,跑!

  “內個,慢,呼呼,慢點,我不行了!”吳淑君實在跑不動了,到最后干脆拉著那個白衣女子走起來。

  “你叫什么名字?”那個女人問道。

  4,兩個兇手?

  “我叫吳淑君,你呢?”吳淑君喘息幾口氣,開始加快步伐。

  “吳淑君,吳淑君,怎么寫啊?”她還是不罷休,吳淑君只能告訴她口天吳,三點水的淑,君子的君。

  聽吳淑君這么說那個女人還是不放心,在嘴里默念了好多遍,好像要把這三個字狠狠地記住才肯罷休一般。

  “你呢?你叫什么啊?”吳淑君又問一遍。

  “哦,我,我名字里有個玉。就叫我小玉吧!”她并沒有說自己的名字,而吳淑君也是無所謂的笑笑,馬上就到寢室了,等會分開說不好這輩子都不會遇到她了,知不知道她的名字又有什么所謂呢?

  遠遠的看到了那扇大門,在吳淑君看來那就是通向光明的出口。可惜,再光明的出口也有惡魔把守。她遠遠的就看到一個穿著風衣的家伙提著電鋸守在那里。她甚至都隱約聽到了馬達的隆隆聲。這是守株待兔的節奏啊!現在的罪犯都這么聰明嗎?

  來不及多想,她立刻拉起小玉轉身就跑,她的想法很簡單:后門有人守。前門總不可能吧,只要趕在兇手之前到達前門,就可以逃出生天!

  遠遠的她還向后看了一眼,那個黑褐色的身影還在月光下一動不動。吳淑君舒了一口氣,肯定有希望,加油!她給自己打氣。

  理想很豐滿,現實……哎,前門那里也有人把守了,一個一模一樣的身影!

  吳淑君的腦袋轉不過彎了,他,居然比自己還要快?!她拉著小玉還想向后跑,那個電鋸男根本沒有給她機會,提著電鋸就飛奔過來,那一瞬間吳淑君仿佛都看到了自己在電鋸下血肉橫飛的樣子!

  四周是鐵絲網的“圍墻”,雖然是比吳淑君要高的多但要爬出去也不是什么難事。吳淑君立刻起身爬上了鐵絲墻。電鋸貼著她的小腿劃過,她一個激靈就從上面掉落下來,順手抓起一把土就扔向電鋸男,然后轉身就跑。跑的太快她甚至跑掉了一只鞋。直到她拉著小玉在一棵樹下蹲下來,耳朵邊也沒了那令人膽寒的電鋸聲,她們才算是可以松口氣了。

  5,故事

  “怎么回事,他怎么可能比我們還快呢?難道說有兩個殺手嗎?”吳淑君的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我怎么知道,其實吧,剛才我有機會跑掉的,嘻嘻。”小玉笑笑:“他追殺你的那時候我本來可以跑掉的,如果不是你向我跑過來的話。”

  吳淑君感覺自己差點受騙,怒氣沖沖的看著小玉。“別那么看我啊,我這不沒跑嘛,畢竟我們還是一根線上的螞蚱啊!”

  聽小玉這么說,吳淑君心里才是舒服了一點:“畢竟我們現在是戰友啊!”

  “哎,說到戰友我來給你講一個故事吧,這么無聊。”小玉提議,還在發抖的吳淑君當然不會拒絕這個轉移注意力的方法,遂點了點頭。

  故事很簡單,一個二戰留下的烈士陵園,看門的老頭因為不滿那些小孩子對烈士的不尊敬而怒發沖冠。畢竟他也是經歷了二戰的,所以那些烈士對他來說就是戰友,容不得半點褻瀆。但是又有幾個孩子聽得進去呢,孩子們不都是左耳朵進右耳朵出么,所以老頭實在沒辦法就編造了一些謠言恐嚇那些孩子。

  “想不想知道謠言的內容呢?”小玉露出一個壞壞的笑。

  “我不聽,我不聽,別一會出來什么裂口女伽椰子什么的,我不要聽!”吳淑君捂著耳朵。小玉也不管她,只是自顧自的講,那些話就好像長了翅膀一樣飛到吳淑君的耳朵里……

  謠言說,那些有墓碑的烈士還好說,但是戰爭中死的人有幾個能有碑?有些被炮彈炸過然后四分五裂。最后沒辦法政府出資在這里建了烈士陵園,把那些無名尸體一起埋在紀念碑下面。這一埋就出事了,路過的人總是會被人拉住問一些問題,比如“今年是哪一年啊”,或者“你知道我是誰嗎”,“你叫什么名字”之類的,如果你不回答還好,如果你回答那么你的麻煩就來了,你會看到那個“人”穿著綠色的軍服在空中飄蕩。

  6,時間

  “我現在不想管什么墓碑,軍人,我只想等著天亮,然后離開這個鬼地方!”吳淑君捂著耳朵,讓自己的咆哮盡量小聲一點。

  “你覺得,你能等到天亮嗎?你還是看看你的表吧!”小玉突然口氣變了,變的陰森不已。

  吳淑君立刻看手表,媽呀!從進入小樹林到現在怎么著也過去好幾個小時了吧,但是她的手表卻顯示著十一點五十五。

  “這……”吳淑君很不解,很害怕。

  “你再看看日期好了!”小玉引導著。

  在看時間,三月二十號。傳聞中上一起命案發生的日子。

  7,真相

  “到底怎么回事?別嚇我好不好,嗚嗚嗚……”吳淑君開始哭泣。

  “記得今天你的名字在我嘴里出現了很多次嗎?記得故事里沒名字的軍人是怎么樣的嗎?”小玉桀桀的笑著:“一個人在自己的哭聲中落地,在別人的哭聲中離開,能帶走什么?除了名字能帶走什么?所以,名字就是你在陰間的身份證。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名字被人取代了,沒了名字我就無法在陰間報道。而我之前的那個死者,殺了我之后用我的名字在陰間報道,她告訴我沒了名字可以用她的辦法在這里等著,等下一個交代自己名字的人,殺了他取而代之。呵呵,現在這一片空間永遠都是我死去的那天,天永遠不會亮。當然,你死了時間就會變成你死的那天。”

  “那電鋸男呢?他又是怎么回事?”吳淑君還是不理解。

  “看好了!”小玉一揮手,周圍突然就多了一大群人:“這里是我的天地,如果我想,我可以創造出無數的人!當然,我只能創造而不能刪除。現在,你可以死了。記住,留在這個地方等著下一個吧!哈哈哈!”

  隨著笑聲遠去,一聲慘叫劃破了月光,飄向黑暗……

  8,無限

  校園又發生了一起命案,和前面兩起一樣,手段殘忍,令人發指。警察封鎖了現場,順便去除了那個寫著“危險禁止入內”的牌子。在命案現場檢查組的人發現了一個 “8”,由血寫成。檢察長突然想到,“8”橫過來不是“∞”嗎?那是什么意思?難道說這個兇手打算無窮無盡的作惡下去嗎?想著檢察長不禁一陣寒冷。

  小組的另外一名成員走過來,手里捏著一只鞋。看起來和死者腳上的那只是一對,眾人開始猜測這只鞋和命案的關系。最后檢查長聽到了那個組員匯報的消息:

  “之前的第二個死者身份已經查明,死者叫吳淑君,二十三歲,女……”

CopyRight © 2019 www.ywctbook.com. 芒果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瓊ICP備13000301號-2

扑克圈app官网 -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