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獻子自傷不學》淺說古文的剪裁

2019-09-16 09:08
古時人們學習作文,有這樣一種說法;文必秦漢。如果說西漢以后的文章都一無是處,那么這樣的說法肯定是錯誤的。但如果我們換一種眼光來看,那就是提出這口號的學者們見到了秦...

古時人們學習作文,有這樣一種說法;文必秦漢。如果說西漢以后的文章都一無是處,那么這樣的說法肯定是錯誤的。但如果我們換一種眼光來看,那就是提出這口號的學者們見到了秦漢文章與后世文章的差異,那么這個說法就有它自身存在的價值了。(至于提出這個說法的前后七子是否真正看到這種差異。這就是個學術問題了。)古文大家究竟看到了怎樣的不同呢?有說是文字氣象。也有說筆法的秘傳。還有說是時代風俗的變遷。眾說紛紜,各成道理。我自己的看法是;秦漢古人更精于剪裁之術。故能精深博雅,建傲于后來。

《范獻子聘于魯,問具山、敖山,魯人以其鄉對。獻子曰:不為具、敖乎? 對曰:先君獻、武之諱也。獻子歸,遍戒其所知曰:人不可以不學。吾適魯而名其二諱,為笑焉,唯不學也。人之有學也,猶木之有枝葉也。木有枝葉,猶庇蔭人,而況君子之學乎?》

所謂剪裁,我的看法是精于選材,善于修飾。這里《國語》作者要宣傳學習的道理,他用了范獻子聘于魯因沒有入鄉問俗,而引發外交尷尬的事件。照著通常的思維,這足以成為一個反面的教材了。把故事簡單的說出來也足以引起人們對學習重要性的認知了。現代人的我們不就是這樣教育孩子的么:你不好好讀書,長大了就只能去掃大街之類。《國語》作者抓住了這個題材。那么看他怎樣修飾的呢?作者用了一個比喻,把學習比著樹的枝葉。能有庇蔭人的作用。作者把本來屬于恐嚇性的反面題材,給改變成了鼓勵性的形象化的比喻。換做現代人來講就是你帶著孩子上街看見一個乞丐,這時你發現這是一個教育孩子好好讀書的機會。就在這時你能夠立刻反應過來恐嚇性的教育并不會取得好的結果。而立刻改變用激勵性的教育嗎?大家在生活中自己試試,看看難也不難。《國語》作者卻輕易的解決了這個問題。把一個負面的題材轉向好的方面了。這就是所謂的剪裁了。作者并沒有在此停下腳步,又用上了引申發揮的手法而況君子之學乎?如果普通人愛學習就會有一個光明的前途,那么有道德而又有學識的君子呢?作者沒有明確說出君子之學怎么樣,就是留下了這種空間,讓那些因此而愛好學習的有了想象的余地。如果我們拿這篇與宋時趙恒的勸學詩來比較:

富家不用買良田,書中自有千鍾粟;安居不用架高堂,書中自有黃金屋; 出門莫恨無人隨,書中車馬多如簇;娶妻莫恨無良媒,書中自有顏如玉;男兒若遂平生志。六經勤向窗前讀。
就會發現同樣是激勵引誘的勸學文字,后者是多么的淺薄與媚俗。而前者卻把學習的功利性修飾中和,讓其更上一層樓,成為另外一種境界了。說到學習的境界就不得不說說《論語》的開篇首句:學而實習之不亦樂乎。看看孔夫子的為學目的,看看他的人生境界。這是以提高自身修養為學習目的學習了。所謂古之學者為己是也。

現代人接觸古文,知道得比較多的可能就是《古文觀止》。但這本書上面并沒有收錄這篇文章。到是金圣嘆在他的《才子古文》中收錄了范獻子自傷不學。金的批語是:說人不可不學,說唯不學,說人之有學,說而況君子之學;一剪一裁,筆墨整齊。讀后才敢舞文弄墨。選古文確是需要眼力的活。《觀止》的作者,于璞玉而無所取獲,誠然可嘆也。
                         

CopyRight © 2019 www.ywctbook.com. 芒果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瓊ICP備13000301號-2

扑克圈app官网 -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