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mi(二)

2019-09-16 06:15
婷婷比我小三歲,我們從小在一個院子里長大。她如今剛研二,我去找她的時候,她正在和母親激烈辯論,你也老大不小了,也不能一直都這樣母親嘮叨的聲音,女兒捂著耳朵說,媽,...
  婷婷比我小三歲,我們從小在一個院子里長大。她如今剛研二,我去找她的時候,她正在和母親激烈辯論,你也老大不小了,也不能一直都這樣母親嘮叨的聲音,女兒捂著耳朵說,媽,這話您都說了一百遍了。
  母親繼續,我也是為了你好。你好歹也出去交個男朋友,不能整天都窩在家里。
  終于找到了一個合適借口臨陣逃脫,她瞧見我的時候,眼睛里放著光,連忙拉著我的手,依米姐找我有事,我們先出去啊。
  去吧,去吧,多認識幾個朋友也是好的。
  我問,你媽又開始讓你找男朋友了。
  她無奈地點點頭,沒辦法啊,連家都不是安寧之所。
  我朝她點點頭,是啊,剩男剩女大潮流。然后又寬慰她一句,阿姨也是為了你好。
  我知道,這年頭誰不想早點結婚,可是,沒有對象怎么辦?婷婷又嘆口氣,之前我媽一直在給我相親,這回再也推脫不了,只能認命了。
  別這么喪氣,說不定就碰到一個合意的。我笑笑。
  我都折騰了這么多年,如果真有,早就碰到了,又何必捱到現在。
  也是,這如今都不指望什么舉案齊眉,相濡以沫,我回答。
  你這回去西藏,有什么驚喜沒?婷婷眼睛閃著光芒。
  哪里有什么驚喜,說有驚無險都不為過。
  怎么,發生了什么事?
  不提還好,一提我就心煩。我皺著眉頭,又想起那個頭痛的人來。
  察覺到我的表情變化,婷婷又轉變話題,有時候,我真羨慕你。
  為什么?
  有一位善解人意的母親。
  我也羨慕你啊,有一個待人寬厚的父親。我咧咧嘴。
  有時候,父親幫不上什么忙,尤其是當女兒長大之后。什么心事還是跟母親說比較好。這話雖然不假,但是,也好過成長期間失去父親的陪伴。
  見我默默不語,她急忙說,不好意思,我一時心急說錯話了,你別在意。
  我搖搖頭。心中驀然,看來,每個人都令人羨慕的資本,卻是活在別人的羨慕中。
  不說這些了,我才想起表姐有約。
  真的?
  騙你做什么。婷婷說。
  看來,你還留著一手。
  婷婷聽我這么說,有點不好意思,臉微微泛紅。
  當我們去KTV的時候,聽見有人正引吭高歌《死了都要愛》,這高音有幾人能夠飚上去,心里正納悶,看見大家唱得正嗨,坐著幾個不認識的朋友。
  慧慧剛好從洗手間回來,依米,你也來了。我親切地喊,慧姐。
  慧慧也是我們一起玩到大的,是婷婷的表姐,比我大一歲。然后她又自顧說,阿姨一直讓我帶你出來玩,正巧給你介紹幾個朋友。
  樊宇,你過來一下。慧姐親切地叫了其中一個名字。
  我心中一驚,方才沒有看見,他低著頭在那兒選歌,這才抬頭看見一張面孔,這不是樊宇,又是誰。天啊,不是冤家不聚頭。
  看見我驚訝的眼神,慧姐立即明白,這正好,原來你們認識,都不用我介紹了。這個是婷婷,我的表妹。
  我連忙搖頭,我們不認識。卻聽見樊宇的聲音,有過一面之緣。
  婷婷猶自低著頭。
  慧姐愣了一下,然后樊宇摸摸后腦勺,我這個人長相大眾,容易忘。
  哦,原來如此。慧姐恍然大悟。
  我不吭聲,明知不能掃了大伙的興致,卻怎么也提不起興趣。婷婷一個勁地問,樊宇哥,你在什么地方上班?工作忙嗎?
  大家都忽略了他身邊還有一位男士。他叫杜衡。慧姐向我介紹時,我向他示意點頭。
  看來樊宇才是重點交往對象。本來對杜衡印象不錯,但是一想到他們是哥們,我心里就暗暗打了折扣。當他過來挨在我身邊坐下的時候,我向外邊移了移,你會唱什么歌,我幫你點。
  我淡淡地說,我不太會唱歌,今天是來陪婷婷的,她開心就好。
  說著看著婷婷和樊宇,他們兩個笑聲爽朗,情歌對唱。樊宇看著我,我忙低頭看手機。
  杜衡就再沒有說話。我只是聽著他們唱。
  一路上,婷婷跟我說,那個樊宇看上去不錯,你們怎么認識的?當她還想說什么,看見我臉色不對,又忙關切我的身體。
  依米姐,你怎么呢?身體不舒服嗎?
  休息一下就好了。
  回到家關上門,非常生氣地對母親說,你怎么自作主張,給我相親。
  母親當然知道什么事,也不說話,我只是讓慧慧幫忙看看,如果不愿意,我以后都不會再提。
  我也不搭話,知道多說無益,然后洗漱睡覺。
                            

CopyRight © 2019 www.ywctbook.com. 芒果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瓊ICP備13000301號-2

扑克圈app官网 -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