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房風波

2019-09-16 07:07
二、似是而非的愛情 小蕾和亮子一同進入了飯店,由于熟絡的關系,亮子也沒有問小蕾,就點了幾道菜。蕾望著亮子,由衷地說:亮子,謝謝你!如果不是你,我還不知道啥時候能有房...
  二、似是而非的愛情
  小蕾和亮子一同進入了飯店,由于熟絡的關系,亮子也沒有問小蕾,就點了幾道菜。蕾望著亮子,由衷地說:亮子,謝謝你!如果不是你,我還不知道啥時候能有房呢。亮子笑了笑:別那么客氣!咱倆也算是從小玩到大的,誰和誰呀!蕾也感嘆的說著:是呀!時間真快呀!你看,轉眼就到了40歲了。咱都有那么大的孩子了。蕾自嘲地笑笑。亮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深色的休閑西裝里透出雪白的襯衣,頭發短而精干。刀削般的面頰上雙而大的眼睛透出炯炯的眼神,挺拔的鼻梁,緊緊抿起的嘴唇棱角分明。蕾突然望著亮子,有一種熟悉而陌生的感覺。亮子深深地望著蕾:你近來真的過得好嗎?蕾的眼神閃爍了一下,突然地低垂下去:挺好的!她又怕他不信,趕忙抬起眼睛,補充道:真的挺好!亮子嘆了口氣:別騙我了!我也是一個人拖個孩子的人,哪能不知道那種苦呢?蕾再也回答不了亮子的話了。亮子自顧自的說下去:其實,都不容易。我當年也是因為自己在單位掙錢少,每天就想混著日子過。可是卻沒有想到,虧了曾今的家,虧了曾今的愛人。現在我為了女兒,為了自己,離開了單位,開始辦公司,創事業,雖然這一路走來,挺艱難的,可是我心里充實。這每天活得有滋有味。可是每到夜晚,我也是孤單的,想想沒有個完整的家,心里的遺憾真的很深。亮子望著蕾,眼睛里有閃亮水潤的東西在抖動。其實,我很慶幸,可以和你領一回結婚證。心里也感覺甜甜的。蕾趕緊打斷亮子的話:可那結婚證是假的。你不能認真!亮子笑了:我知道咱倆是假結婚。可就算如此,我心里也很滿足。要知道,我從心里還是期待著可以有個完整的家,有一個愛著的愛人。蕾看著亮子,真誠地說:亮子,你那么優秀,你會得到你該有的幸福的!亮子再次笑了笑,對蕾體貼地說:快吃吧!別涼了。嗯!蕾再次埋頭吃了起來。
  眼看就快進入夏,四月底的天氣依舊涼爽,今年的春天是個多雨而溫潤的季節。蕾早早地就開始悄悄地關注著裝修家居之類的消息。她總是利用休息日在各大建材市場轉悠。遇見物美價廉的就趕緊訂貨。這樣的忙碌讓蕾欣喜而充實。
  正當蕾在這個星期天早晨準備出門繼續轉悠時,亮子的電話打來了:小蕾!我現在在你樓下,快下來,我陪你去建材市場!蕾聽后很意外:你咋知道我會去看建材的?亮子在電話里嘿嘿地笑著:你就下來吧!我陪你去!蕾輕輕地笑了笑:好吧!我這就下來!蕾很快就下了樓,看見亮子在他的車里對她直招手。蕾坐進了車內,亮子就馬上啟動車子上路了。蕾歪著頭,好奇地問:你怎么就知道我現在在買建材?亮子笑笑:這個時候,你不關心這還關心啥呀?蕾看看亮子:那你就帶我去吧!幫我挑選吧!沒問題,老婆大人!亮子歡快地答應著。要死呀!誰是你老婆!蕾氣的臉蛋紅彤彤的。
  進入建材市場,亮子就耐心地幫蕾挑選瓷磚,木地板,櫥柜仿佛一個當家做主的丈夫在給自己的妻子出謀劃策。本來蕾并不急著把這些東西一口氣都定完。但是今天有了亮子以后,居然還給木地板和瓷磚都交了定金。亮子開心的對蕾說:今天辦成了兩件大事,咱該慶祝一下。我建議咱去附近的火鍋吧?蕾不好決絕亮子,就點點頭。于是,蕾和亮子就來到了火鍋店,這家的火鍋味道純在,尤其是那牛肚,涮熟了蘸上佐料,吃到嘴里精道可口鮮美。更別說肥牛片、羊羔片、牛滑······想想都讓人口齒留香,回味無窮。亮子一邊布菜,一邊體貼地給蕾添加碗料,夾吃食。讓小蕾突然恍惚起來,感覺此時此刻,就像一位體貼地丈夫心疼著自己的老婆,盡心盡力的照顧,關心,愛護,保護著自己的愛人。蕾在心里自嘲地笑笑,覺得自己最近越來越不現實了。真的希望這次分房結束后,就不再和亮子有任何瓜葛。
  夜晚,蕾一人躺在床上,回想著今日的種種。亮子的音容笑貌越發清晰的映入蕾的腦海,這讓蕾感覺無助的像個孩子,總希望將這份記憶用橡皮擦去,不再留下任何的痕跡。夜晚的蕾是孤單的,濃濃的夜色包裹著蕾,讓蕾感覺無助和彷徨。誰不想有個完整的家?誰不想有個人來疼?誰不想擁有關心和照顧?可是,在蕾拖著兒子獨自一人生活這么久之后,這些在蕾看來都已經成為奢求了。
  時間過得真快,夏日用它獨有的炎熱包裹著大地,眼前的一切仿佛都升騰起來。蕾站在打好地基的樓房前面,發呆地凝視著。樓房正在用緩慢的速度慢慢地升高,小蕾在心里幻想著高聳的樓房里自己的那個溫馨的小窩,想象著自己在溫暖的屋子里暢意的生活,臉頰不由得咧開甜蜜的笑容。正當她在暢想未來時,就感覺身旁有一股熟悉的氣息。轉頭看去,原來亮子也不知道什么時候就站在了蕾的身邊。亮子一臉認真而誠懇的表情:蕾,我知道此刻的你很盼望能夠早日住進新房。可是,這房子就和愛情一樣,是急不得的。是你的終歸是你的,不是你的強求也強求不來。蕾迷惑的望著亮子:你,究竟想說什么?亮子嘆了口氣:你真的不懂還是在裝糊涂?蕾低下了頭,眼睛里一片霧蒙蒙的,好像煙雨迷蒙的季節迷離的景色。蕾轉身離開,只留下亮子一人在那里凝望。亮子看著漸漸露出地面的地基,自嘲地笑了笑,也轉身向著蕾相反的方向走去。
  夏日就像樹上的知了,喧鬧了一個季節,就匆匆地退出了生活的舞臺。蕾心里感嘆著,這房子建的可真是緩慢呀!聽說要蓋上一兩年才可以成型。蕾的期待就像春日里的幼苗,發芽生根,再茁壯成長,最終長成了參天大樹。突然,蕾才想起亮子好久都沒有露面了。晚上回到家,媽媽馬上就圍過來,對蕾說:知道嗎?聽亮子父母說,亮子生意好像不順利了,聽說賠了不少錢呢!蕾吃了一驚,連忙反問道:真的嗎?咋沒聽說呢?媽媽還在那里嘮叨著:就說做生意不可靠,這亮子也是,放著好好地工作不要,非要下海單干,這魚沒摸到,泥巴倒是糊身上不少。蕾無心聽媽媽的嘮叨,連忙對媽媽說:媽!我有事出去一趟!媽媽吃了一驚:這么晚了,你出去干嘛呀?蕾趕忙回答:有事情!和好友約好了,我才想起來!邊說就邊沖出了家門。
  出了門,蕾就趕忙給亮子打了個電話:亮子,出來,我想見你!亮子剛在電話里:嗯!了一聲。蕾就補充一句:我在重慶家飯那里等你!就掛了電話。
  蕾先坐在了飯店里,飯店里此刻人員稀少,店里橘色的燈光閃爍著,輕輕地傳來甜美的歌聲,讓店里溫馨而舒適。亮子從黑暗的夜色中過來,走進店里,蕾細細的打量著他,亮子頭發微顯凌亂,臉上短而硬的胡子密布著,這讓亮子顯得頹廢而狼狽。等亮子落座后,蕾心疼地追問:出啥事了?干嘛不告訴我?亮子抓了抓頭發,嘿嘿地笑著:又不是什么大事,給你說干嘛!而且我早就習慣了。這生意哪能只賺不賠的,我早就適應了。蕾不放心的繼續追問:不相信!不然你咋成這么狼狽的模樣了?亮子看著蕾:你干嘛那么關心我?是不是愛上了我?亮子努力做出一副壞壞的樣子,可是卻掩蓋不了他沮喪的神情。蕾無視了亮子的話語:別騙我了。給我說實話!亮子嘆了口氣:我不就是前一陣子資金被套住了嗎?挺過難關,我就又是一條好漢!你需要我幫你什么嗎?蕾不放心的問。亮子連忙擺擺手:不了,你的錢還要買房呢!其實,我也是急了,想盡快多掙點錢。蕾氣惱的問:你要那么多錢干嘛?我不就是怕你到時候買房錢不夠嗎?想多幫你一下!亮子又嘿嘿地笑了起來。蕾聽后心里突然一暖,但是嘴里還是不饒:誰讓你幫!你又是我什么人?亮子眼睛一亮:你當然是我最重要的人了!咱現在從法律上講就是合法夫妻。蕾瞪了亮子一眼,轉身就想離開,但是亮子連忙抓住蕾的手:我陪你回去!太晚了!蕾點點頭。和亮子一同走出了飯店,一路無語,只是靜靜的走在回家的路上。到了蕾的家門,亮子真誠地對蕾說:蕾!別替我擔心,相信我!我會闖出難關的!蕾看著亮子,點點頭,眼里淤滿了淚花,無聲的哽咽回到了家。
                            

CopyRight © 2019 www.ywctbook.com. 芒果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瓊ICP備13000301號-2

扑克圈app官网 -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