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雞風波

2019-09-16 08:56
送雞風波 文:羅奮山 正月十二的晚上十一點多,緊急的敲門聲把羅曉輝的母親從睡夢中驚醒,她的心砰砰直跳,半夜三更的誰在敲門,不容她多想急忙穿衣服去開大門。開門一看是鄰...
送雞風波 文:羅奮山
正月十二的晚上十一點多,緊急的敲門聲把羅曉輝的母親從睡夢中驚醒,她的心砰砰直跳,半夜三更的誰在敲門,不容她多想急忙穿衣服去開大門。開門一看是鄰居張老漢,她問:啥事半夜三更的敲門,嚇的我魂飛魂散。邊說邊把他扶進屋。張老漢說:我的心悸胸悶,上前天曉輝送我一只黃母雞,昨天我煮著吃了,今天就發病,這雞可能是老鼠藥毒死的。他坐立不安。曉輝她媽一聽如墜五里云霧,曉輝前天就進城了,他那里來的雞兒送他的,既然張老漢找來那就是真的。她給曉輝打電話關機,就給他爸打電話,告訴了張老漢的病情,他爸在鎮上做生意,離家還有十公里的路程,他又打電話給侄兒羅興,讓羅興開車把病人送來鎮醫院。
由于是山路難走,十公里的路程走了一個多小時。鎮醫院對病人進行了詳細檢查,確診為隱性冠心病,不是啥雞肉中毒,醫院對病人進行了對癥處理,開了轉院手續。
車行駛在去縣城的路上,夜黑的伸手不見五指,車燈像沒電的手電照在路上。突然寧靜的黑夜飄起鵝毛般的雪花,雪越下越大,路上的雪反射燈光有點刺眼。把車開慢點,路難走。曉輝爸告訴侄兒。好的,三爸,我有分寸的他緊握方向盤,聚精會神的開著。到縣城還有五十公里的路程,按現在的車速還得一個多小時,曉輝爸想起這個不爭氣的兒子,氣不打一處來,上高中的時候幫同學打架,他花了一萬多的藥費,這件事情在他的腦海里打上了深深的烙印:那是二零零八年的四月初一,他在地里蓋包谷,學校打來電話說:羅曉輝在學校打架了,你速來學校。。他急忙回家騎上摩托趕去了學校。到學校后班主任和校長把詳細情況告訴了他,羅曉輝跑了,被打的人住在市醫院,給羅曉輝幫忙的同學,被對方打傷住在縣醫院。他去了縣醫院看望了兩個受傷的同學,告訴他們的家長,這件事少不了處理,等處理結果出來后,對方如果不拿藥費,他倆的藥費我出。打架的原因是:一天晚上下自習,曉輝路過高三學生的宿舍時發下012房間的學生在打架,門在關著,里面有人喊救命,他爬上窗子往里一看,兩個學生在打一個學生,被打的學生跪著求饒,他翻窗進去勸架,他倆不但不聽反而罵他,其中一個還打他一拳,他忍無可忍的情況下奮起反擊。這是老師來了就平息了這件事。過了不到半個月,星期六的下午,他和幾個同學出去玩耍,剛出校門就被不明身份的一伙人圍住,這些人手里都拿著鋼棍。這是和他打架的高三學生出現了,手指著羅曉輝說:就是他!往死里打。他發現不對就順手拿起小吃攤上的一把菜刀,向這位學生的頭上砍去,這個學生頭上血流如注,其他人都還沒反應過來就有幾個人都挨了刀,和他一起的同學也動手幫忙,這些人發現這幾個同學拼命了,膽小的都溜了,幫他的同學傷了倆個。這時警車長鳴,他們都四散跑了。公安局調查了情況,錯誤是對方的,那個學生請社會上的人來學校打架。處理結果是雙方的病人都自己看。進城了,三爸去那個醫院?侄兒的問話打斷了他的回憶。去市醫院,條件好些。他看手表已是凌晨七點,但是車窗外還是黑魆魆的,天空還飄著零星的雪花。路上的積雪已有一寸多厚,腳踏在上面發出咯咯的響聲。
醫院里只有值夜班的大夫,張老漢經過鎮醫院的治療現在基本好轉。值班大夫看了一下說:病人現在沒大問題,等大夫們都上班了再做詳細檢查,我先給你們安排病房。這時天已大亮。
羅興去羅曉輝家里叫醒了他,把張老漢的情況告訴了他,他的心里難過極了,現在的人怎么了?給人送東西都送出問題了。他告訴羅興:正月初八他去二媽家,她把殺好的一只黃母雞給我,讓我拿回家叫我媽煮著吃,因為我媽不吃其它肉,但是我們還有殺好的兩只雞都沒吃,所以我就送給張老漢,沒有告訴家里人,真沒想到惹出事非來!說完他倆去了醫院。
羅曉輝的心里七上八下的,這回又要挨父親的一頓臭罵,他好管閑事給家里惹了不少的麻煩,去年騎摩托進城在路上帶了個老漢,老漢沒坐好,剛起步就被摔下來,額頭上磕了一個口子,他送去醫院大夫說沒事,包扎一下就行,可是老漢的兒女卻不行,要做CT。CT沒做出啥問題,他們要了一千元的養傷費才罷休,這件事父母都不知道。
到了醫院把情況告訴父親,他不但沒罵而且還說你做的對。父親安排他聯系一下老張兒女,叫他們回家照顧他父親。張老漢有一雙兒女,女子嫁給河南人,兒子三十多了還沒有娶媳婦,一直在外打工,張老漢一人在家里看門。羅曉輝給老張的兒子打電話,告訴了他爸的病情,他兒子說他現在沒錢,等月底結了工資就回來,你們先照顧幾天。他的這個兒子出門十幾年了沒給老張給一分錢,有錢就嫖賭。所以三十幾歲的人了娶不到老婆。醫院的診斷結果是冠心病,需要住院治療。羅曉輝父親給羅曉輝五千塊錢,讓他在醫院照顧張老漢,他回鎮上看門。
經過三天的治療,張老漢的病情大有好轉。大夫告訴羅曉輝再住兩天就可以出院。這天風和日麗,羅曉輝和張老漢在醫院的公園曬太陽。羅曉輝問張老漢:老張叔,我對你咋樣?你的心里有數吧!我背著我爸媽給你吃的東西不知多少回,我自己都記不清了,我怎么會給你老鼠藥毒死的雞,讓你吃呢!
張老漢答道:我在頭天晚飯吃了雞肉,晚上睡覺就有點不舒服。第二天早飯我又吃了一頓,中午就有點心悸,晚飯我什么都沒吃就睡了。到十一點多心悸加重,胸悶的不行,我以為你給我的雞可能是老鼠藥毒死的。他說完點了一支煙吸著,臉上有點發燒,他對自己的做法心里非常內疚,他心悸的毛病已經有七年了,由于沒錢看病就這樣拖著。這次發病比以前重,他想進醫院看病,可是沒錢看,年前給的低保一千二百元已經用去六百,還剩六百根本看不了病,他聽人說進大醫院看病至少都要幾千元。兒子又不管自己。他還不想死,今年剛好領養老金,還想看看現在的花花世界,就想了這么一條壞良心的計策。
羅小輝接著說:你幸虧沒出啥問題,不然我們就說不清了。
我坐不住了,咱們回病房吧?他的心里像貓抓一樣的難受,羅曉輝一家對我不薄,我卻恩將仇報,我還是人嗎!但這件事就這么錯下去吧!這讓人知道臉都沒處放,欠他家的就等來世還吧!我前世做的什么孽,這輩子這么苦,妻子早世,留下一雙兒女,當爹當媽的養活大都飛了,這次害這么大的病都不回家。他淚如雨下。
張老漢病好出院。羅曉輝叫了出租車送張老漢回家,在路上碰見了一個人在路邊躺著,旁邊有一輛碰壞的摩托。師傅停車,咱們看一下這個人咋了。師傅停了車,他下去一看,這個人傷的不輕。那人說我的腿斷了,我沒拿手機,你給我家人打個電話。羅曉輝給他家里人打了電話,他家離這里還有三十多公里的路程,家里人一時還趕不到,他安排出租車師傅送張老漢回家,他當了一輛福田車又去了醫院。
2015.4.6日
                         

CopyRight © 2019 www.ywctbook.com. 芒果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瓊ICP備13000301號-2

扑克圈app官网 - 首页